「用作品梳理自身」


意外的收到這本書-七等生的《散步去黑橋》,因為比較少有機會見到它,假如賣掉也不知道何時再見,便努力地把它讀完。

我還在台中的書店上班時,在一個退休老教授的家中收過一系列七等生的著作,包含詩集《五年集》、晨鐘版《離城記》、林白出版的《僵局》、新風版的《巨蟹集》等等,摸過沒仔細讀過,想來是有些可惜的。

七等生的作品我只讀過這本,不知道其他作品讀起來是什麼感覺,他的風格特殊,和同年代的作家比起來用字遣詞灰灰長長硬硬的,像嚼水泥一樣,我不是那麼喜歡。這冊子收錄的小說,帶有很濃厚的自我色彩,找尋自我的回鄉客、尋求復職的小學老師、被情人放棄的可憐人、奇特的男女關係…..每個好像都是他,他的小說是他的治療,用來梳理自身生命中的課題。

也是有讀來覺得有意思的句子,印象最深的是<復職>這篇裡的「個人的私事無論怎麼樣動用口舌也沒法說到別人十足相信的地步,也沒有說給別人聽的必要,自己的事總要採用自己的辦法,因為有別人的批評而萎縮實在不必要。」讓我聯想到村上春樹在小說《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》中的句子「我想放聲大哭,但不能哭,流淚對我來說年紀已經太大了,而且也經驗過太多事情,世界上有不能流淚的哀傷存在,那是對誰也無法說明的,就算能夠說明,誰也不會理解的那種東西。」。

附上載自網路上的七等生介紹-本名劉武雄,生於苗栗通霄,父親早逝,家境貧困,台北師範學校藝術科畢業,在國小任教,現已退休。1962年在林海音主編的《聯合副刊》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〈失業、撲克、炸魷魚〉,開始了寫作生涯,著有《巨蟹集》、《離城記》、《來到小鎮的亞茲別》、《僵局》、《沙河悲歌》、《耶穌的藝術》、《譚郎的書信》……等小說、散文集。[P]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